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8 一直以来对于冷嘲文学我总是持一种模棱两可的态度,自认为冷嘲是一柄双刃剑刺伤对手的时候,也伤害了自己。最近看到一段刘小枫的文字冷嘲固然是一种自卫和反抗手段,但绝非最佳,甚至连好也算不上因为,冷嘲同时也是对自我心灵的伤害,它摧残了人对存在的基本信赖感,败坏了人对珍贵的令人感动的神圣品质的感受力阻止了人在生存论上对爱与希望的认同。刘小枫说得有理但他对冷嘲的看法,我是不尽认同的冷嘲之所以存在总有它赖以生存的土壤,要想消除冷嘲首先得消除这片土壤。自古以来冷嘲文学就受到了历代文人墨客的青睐,只是不同的政治环境下,他们的冷嘲文字或浓或淡,或露骨或含蓄罢了。文人得意于自己的满腹才华,渴望在官场中驰骋却不愿抛弃摧眉折腰事权贵的气骨,这是官场潜规则无法容忍的,最终只能空有一肚学识一腔热情抑郁可见。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